美国的大学课程有何不同?

美国的大学课程有何不同?

我对美国高中的了解仅限于音乐剧《歌舞青春》(High School Musical)以及所有其他迪士尼电影。换句话说,我在大学前对这里的学生生活几乎一无所知,但我绝对清楚我在厄瓜多尔的高中生活并没有让我为此做好准备。

这不是学习方面的问题 - 尽管学习也是问题。他们会问我学过何种程度的数学课程,但我们那里不把这些课程称为微积分先修课或代数(二),我们只有“数学课”,对此我无法做出解释。这些知识我全都学过;我只是不知道除了“数学”之外还应该有什么其他称呼。同样地,我对作为学生应该知道的某些事情并不了解,例如美国历史或教科书的部分内容,但是这相对来说很容易追上。

除此之外,我并没有真正感到在学习方面“落后”他人。我只是有不同的预期,因为我们国家的大学有不同的运作方式。事实证明,与大多数同龄人相比,我对世界历史和地理有更多的了解。这是我和其他国际学生所共同拥有的优势之一 – 对世界各国的地理位置以及他们所操语言有更好的了解。

我在高中学习时,曾被告知大学教授绝不会给你延期;当我上大学时,有人告诉我,我必须学会探究我不懂的事情,因为教授不会因为我没有弄懂某些东西而费尽心思地去解释它。事实上,周围人的言论让我觉得大学教授会是非常严格的机器人,而且他们和学生之间存在着很深的等级界限。

实际上,事情根本不是那样的。

如果你一直准备要在美国上大学,并由于未知的将来而被吓倒,那么请了解以下三件事(我真希望有人在我开始上课之前能告诉我这些事情)。

1.没有人会为你制定时间表,因此你在安排自己的课程时间表时想象一下你可以承担多大的压力。

有很多课程是你必须要学的,当然,你是没有选择的。你必须得选这些课,即使是在早上 7 点的课程你也不得不接受,而在那么早的时间你甚至都还没有睡醒。是的,我说的就是我自己。但对于很多其他课程,你是可以进行选择的!对于所有选修课,你都可以选择时间。特别是,如果你在一所比较大的大学,很可能会有更多的课程可供选择,所以要根据时间计划好你的日程安排。

你对自己的了解至关重要 - 对我来说,高中最糟糕的事情之一就是当初选了自己无法在一天中一大早应付的课程。因此,在我为自己制定的每一个时间表中最早课程都是上午 9:45 开始上课的。我深知,如果我休息的时间长些会有助于更好地工作,所以如果条件允许,我会在课程中间留出一个小时吃午饭。后来,我的压力变得太大,所以我设法在安排我的日程表时让每周五都留出空闲,每周给自己一个为期三天的周末。

至少在你最初开始时,不要犹豫,在各门课之间安排好休息时间。迁移到另一个国家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变化,所以你要允许自己放慢速度。

2. 你可以与你的教授之间建立良好的关系。他们会成为你的导师。

在这方面无法做出概括 - 这取决于教授。

有时我觉得与这些大学教授相比,接近我的高中老师会更容易些;他们中的一些人给我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我不得不习惯用他们的头衔来称呼他们:“某某教授”或“某某博士。”在厄瓜多尔,我们对每个人都直呼其名,并通过使用正式用词(usted)来指称“您”,而不是使用

然而,在我克服了这一点后,我还注意到尽管我的一些教授认为他们是这个国家最聪明的人,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很高兴能够为学生服务。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是如此。

我在大学的前三年里很少去教授的办公室问问题(与教授鼓励我们去的频率相比),除非我真的不得不去。这种状况直到我与一名比我高一年级并即将毕业的朋友进行交谈后才发生改变。

我问她,“作为一名学生你希望自己可以做的更好的一件事是什么?你有什么让你后悔的事情?”

她毫不犹豫地告诉我,她希望能够更多地了解她的教授。“不仅仅是为了研究生推荐信,而是希望获得指导,或者因为我尊重他们。我希望我能在课外与他们进行更多的交谈。”

这一点再强调都不为过,因为教授真的可以帮助你。在大学高年级时,我更频繁地给我的教授发电子邮件,在十五分钟的课间休时间向他们询问问题,并告诉他们我对刚才在课堂上讨论过的主题的看法。这对我来说有点困难,因为我很害羞,但正因为我做到了这一点,我才能够进行超越我们教学内容的具有启发意义的讨论。我甚至还通过我的教授找到实习机会,并在我所在大学的一个会议上发表论文。

与你的教授交谈,其内容不一定是关于课程的。和他们谈谈你的疑虑,你今后想要做些什么,如果你与他们比较亲近的话,向他们寻求建议。最有可能的是,他们曾经历过你现在所处的阶段,可以分享他们的经验。

3.如果你很聪明,同时又有一位非常优秀的教授,你还可以自己给自己留作业。

这与我之前的观点密切相关 - 如果你能够与你的教授建立一个良好的关系,他们可以更好地理解你和你的目标,并帮助你实现它们,即使它意味着延伸作业或论文原本的界限。

在高年级时,根据我朋友的建议,我开始和我的一位英语老师谈论到我对青少年小说的喜爱程度,以及我认为,我们谈到的关于哥特文学的一些主题是完全可以通过这些当代作品进行探讨的。在我做最后的作业时,她与我分享了她的一些书,并指导我正确的方向来分析当代青少年小说的正确的方向,以便与课程希望我们通过哥特文学而达到的水平相吻合。因此,那篇论文成为我写作作品集的一部分,它也正是我在会议上展示的那篇论文。

我认为一位好教授会希望你把课堂上学到的东西以自己的方式进行运用;在他们让你这样做之前,他们需要对你进行了解,因为他们可以帮助你。

超越他们的期望,这不是为了他们,而是为了你自己。大学课程很有意思,你所做的一切都不是因为有人强迫你去做。因为这是你选择学习的东西,所以要用你所学到的东西创造出令自己感到自豪的作品。

 

Wendy 是一名来自厄瓜多尔的国际学生,她刚获得西雅图大学创意写作和戏剧双学位。她很高兴能分享她在美国期间学到的一些事情。

Show More

SUSA_img_200x55.jpg
下杂志载我们的 Study in the USA ®

Related Schools